時論廣場》全球南北競逐下 臺版的「想入非非」(趙麟)

時論廣場》全球南北競逐下 臺版的「想入非非」(趙麟)

美律 營收先蹲後跳

作者與史國國王恩史瓦帝三世及南非總統祖馬合影。(圖/作者趙麟提供)

日前,蔡英文總統訪問了中華民國在非洲的唯一邦交國史瓦帝尼。臺灣國內關注大選議題,很少人顧及此事。巧合的是,在「全球南方」崛起與「全球北方」大國角力之際,非洲卻在此同時變成國際矚目的重心;而其中美、日與中國大陸三國,近期都在「想進入非常不一樣的非洲」,姑且戲稱爲「想入非非」,博君一粲。

最強的系統 新豐

當然,各國的「想入非非」與臺灣毫無關係。蔡總統訪問史國僅求蒼白的外交成績單不再扣分,其卑微目的與國際強權的佈局相比,不可以道理計。畢竟,坎井之蛙不可與語東海之樂也。

非洲在擺脫昔日殖民枷鎖後,近年來戰略地位逐漸明顯。然而,由於若干國家內戰頻仍,殺戮與饑荒不斷;軍人干政與民選領袖動輒修憲延任,形成威權專政,非洲整體形象不佳,迄仍處於世界政治的邊緣地位。諸如幾內亞、蘇丹、布吉納法索和最近的尼日等國,先後突顯了整個非洲大陸民主治理的脆弱性。

茅山 後裔

今年5月,G7 (七國集團)峰會在日本廣島舉行。其中一項熱點是,G7各大工業國首次與全球南方成員會晤。非洲聯盟(AU)輪值主席Azali Assoumani(科摩羅總統)及印度、巴西、印尼、越南領袖應邀與會。會前東道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還特地訪問埃及、迦納、肯亞與莫三比克等非洲四國,途中宣佈提供五億美元協助各國。

DAISY FIELD

然而,G7峰會中南北雙方與會者目的不一。北方大國希望南方諸國聯合對付中俄兩國,後者不願選邊,只是關切烏克蘭戰爭和氣候變遷、貧困激化等問題。峰會淪爲空談,毫無實質結果。

美國拉攏非洲也不遺餘力。拜登總統去年耶誕假期前邀集49國領袖在華府舉行峰會,承諾未來三年內將向非洲提供550億美元援助。今年三月底副總統賀錦麗又親訪迦納、坦尚尼亞和尚比亞。具有黑人血統、少年時曾隨祖父在尚比亞居住的賀錦麗在訪非途中宣佈,美國將向五個西非沿海國家捐贈100億美元。

美國之所以對非洲進行大撒幣,說穿了仍在抗衡中俄兩國在非洲的影響力,尤其中國。值得注意的是,美非峰會期間,美國與剛果民主共和國和尚比亞簽署了備忘錄,合作發展電動汽車電池生產的綜合價值鏈,以推動各該國的低碳轉型。美國的對非工作開始走向環保細緻化,而非以往的資源掠奪或地緣政治。

日前金磚五國(BRICS)峰會在南非舉行,增加了6個成員國:伊朗、沙烏地、阿聯酋、埃及、伊索匹亞與阿根廷,都是與中國關係密切者,象徵大陸在這一回合角力中暫佔上風。尤其其中包含了中東與非洲的大國,還有十幾國排隊等着加入。意謂南方「非美聯盟」隱然成形,逐漸與G-7叫版。習近平在面對當前國內外壓力之際,仍撥冗親自與會,顯示對於該會的重視,也獲得期待的結果。

非洲挾其遼闊幅員、戰略位置與稀有資源,必將在地緣政經角力中佔有一席之地。然而非洲一體性與自主意識日漸高漲,美歐傳統的非洲政策,無論是掠奪經濟或推銷民主的方式,都不再管用;即連中國的「一帶一路」,也漸啓若干非洲國家疑竇。

相形之下,臺灣雖在非洲外交據點僅剩史瓦帝尼,也非無可爲之處。筆者駐節史國之時,幸與國王恩史瓦帝三世結成至友,曾由之介晤其他非洲領袖。吾人也可善用其他資源,例如旅非各國臺商、我農技醫療強項及相關NGO組織,強化臺灣在非洲的能見度。最怕的就是慣以大撒幣掩蓋施政弊端的民進黨政府,在外交方面也用這招;不由正途,反而利誘國際掮客仲介建交,最後落得個人財兩失。

這種臺灣版的「想入非非」鬧劇,發想者是民進黨外交政客,受害者卻是臺灣的國際聲譽與納稅人。前有巴紐、近有迦納,還要繼續演下去嗎?

Elkie吃好料不怕冷 偷闲嗑犯仍心系工作

(作者爲前駐史瓦帝尼大使、清華大學副教授)

照规则走理直气壮 韩无须退让